香港正版财神爷图库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香港正版财神爷图库 >

  • 古偶造型「消消乐」
  • 作者:管理员 发布日期:2022-01-14点击率:
  •   自2021年夏天起,频繁出没的丑男引发大量观众吐槽。丑男为何横行古偶?观众和媒体从造星思路、资本捧人等多角度全方位分析过了。

      鞠婧祎一个妆面半永久,从2019年的《新白娘子传奇》用到2021的《嘉南传》。

      杨幂自《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解锁古装美貌新姿势,后来的造型都是白浅的变体。

      仙侠剧也被《三生三世》洗了脑,不管之后再玩几生几世大轮回,演员又是谁谁谁,造型翻来覆去,还就那样。

      按理说,现如今从前期造型到后期特效,古装都是在向精益求精的路子上走。业界共识是,服化道是一个剧组用心与审美的最直观体现,理应也是剧组最下功夫的环节之一。

      古偶定妆照出来时,宣传都会顺带科普一波造型团队,VOGUE创意总监黄薇,被金马奖和金像奖多次认可的张叔平和张世杰都是其中常客。

      不是符合时下审美的白幼瘦,但窥一眼就见唐朝的风貌,首先给观众留下个尊重历史的印象。

      如今像这样根植于某个朝代的古装剧,越来越少了。古偶里,朝代架空的操作尤甚。

      没有参照物,看似给造型设计留下极大发挥空间,但也因发挥空间过大,让造型设计难以下手。

      造型设计是将影视服装设计、妆容设计、发型发饰设计和随身道具设计四个方面结合起来,由一名总的设计师来设计和掌控,使整个人物造型的风格更加统一和完整的工作。

      发生在具体朝代的故事,有相应的文物画册史籍作参考,服装老师、化妆老师在一个参考系里依据演员特征和剧情发展等去创作,时代统领风格,大大降低违和感出现的几率。

      《步步惊心》是穿越剧,故事发生在清朝,造型师方思哲参照康乾盛世皇上、皇子、贵族的衣着传统,结合演员的实际情况,做了丰富的创新。

      比如清朝时期朝臣官服多为圆领,记载图画中的人脖子均较短,但剧组中男演员人均身高180+,演员们脖子也都长,穿了圆领相较清朝画像不够雅观贵气,方思哲就在遵守清朝官服袍子刺绣腰带等传统的同时,将圆领改成了立领。

      再比如清朝时期满人当政,服装上已经与汉族特色相融合,从前满人裙子常见的百褶到了康乾盛世时已经不复存在,但满人作为骑射民族,男女上衣袖子均较紧窄的设计依旧留了下来。

      做服装设计时,造型师考虑到宽荧幕显胖,便既保留了短紧袖子,又增加了裙子百褶,这样既有朝代映照,又符合上镜显瘦的诉求。

      反观如今的古偶剧,刚刚收官的《斛珠夫人》架空在大徵年间,《嘉南传》是慕安国发生的故事,《国子监来了个女弟子》直接是穿着宽袍大袖古装的校园爱情剧……

      仙侠剧更无时代考证。浅色代表圣洁的仙,年轻人穿粉蓝绿紫,年长者是明度材质不同「五彩斑斓」的白;深色代表浑浊的魔,黑中带红是女魔头,纯黑的是男魔头。

      当项目整体进度赶时间紧的情况下,前期造型想当然的会把所谓「质感」难题留给后期调色。后期人员在前期准备欠佳的情况下,无力回天。对调色滤镜并不十分懂行的导演演员和播出平台再提上一大堆要求,最后呈现的就是亮到失真或者乌漆麻黑的画面效果。

      当整个市场的古装剧色调都被这种「流行」支配后,前期造型想当然认为如今后期滤镜越开越大,演员五官都能磨到模糊,不消说衣服上的花纹配饰。于是,精心用配饰表现人物性格的环节也省了。

      留下的,就是能让观众一眼看到的叮叮当当的从义乌小商品城600415股吧)批发来的各种头饰。

      以往有朝代参照的电视剧,每个朝代不同年龄的人会梳不同发髻,发型的转变是叙事的一部分。

      到了没有朝代参照的电视剧,演员人均披头散发,年轻就是齐刘海,长大就是偏分刘海。披头散发能遮丑,毕竟演员不是人均挺拔背薄体态好。

      从前的古装剧,造型服务的对象是角色,现在的古装剧,造型服务的对象是明星。

      《红楼梦》拍摄历时3年,演员是从全国各地海选来的。1984年9月《红楼梦》正式开拍,但当年2月演员们就悉数进组,由导演编剧红学顾问等专业人员带着学习原著、解读角色、琴棋书画。

      演黛玉的陈晓旭原生眉毛过于英气,演王熙凤的邓婕不够瘦长苗条,都是通过化妆和服装改变了演员的气质。

      服装师史延芹为全剧设计了 2700套衣服,每当演员换一套衣服,化妆师杨树云就会搭配一套相应的妆容。

      美只是最基本的诉求,在此之上,服装妆容配饰还要符合故事场合又与人物性格相辅相成。

      比如宝钗私底下是并不讲究外貌的人,但到了重要场合,她的穿戴行头要尽显大家闺秀派头。这种转变不止是外型变化,入世与主内时两种迥异的形象,实际是通过她对社交场合的重视,来佐证她对功名的重视,这为她不断push宝玉考取功名增加了说服力。

      反观现在的古装剧,人物造型的主旨就是「美」。这个美不是服务与角色的,是为明星们量身定制的。

      鞠婧祎在《如意芳霏》中,被绑架时,按理说场面该非常混乱,但她口中塞着卸妆棉,头发没有一丝乱,脸上没有一丝灰。

      八字刘海,鬓边毛发,微微下垂的无辜眼睛,红棕调的眼妆,已然是小鞠官配,甭管古装剧还是都市剧,妆面万变不离其宗。

      丝芭传媒为鞠婧祎定制的那些剧,是鞠婧祎一场又一场的cosplay,这类剧的诉求不是本本分分讲好故事,而是小鞠美貌稳定输出。

      剧是面向粉丝的,爱豆的美是放在第一位的,造型服务的不是剧情,而是鞠婧祎这个明星。

      事实上,翻看常演古偶剧的演员们,会发现他们参演的剧,惯用的造型团队来来回回就那么几个。

      白鹿与黄薇合作过《周生如故》,又合作了《长月烬明》,前者造型借鉴五代十国,后者灵感来自敦煌壁画。

      杨幂自《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与张世杰合作,迎来新一波美貌认定后,取长补短的行为就一直没停下。

      当时剧中白浅男装束起头发,被网友调侃发际线太高显秃,后来再有男装扮相,都是先偏分出一个遮盖原生发际线的弧度,再做束发。

      不止女明星,男明星的古装造型中,高颅顶、发际线也是必须要守住的美貌阵地。

      肉眼可见的是,如今古装造型垫高的颅顶、甚至额前烫出的蓬松刘海越来越高,发套的痕迹越来越明显。

      主角的妆容造型要比配角用心,是共识。刻意打光美化主角,让配角永远站在粗糙光线里,是共识。主角衣服用设计款,配角衣服用租的,也是共识。

      创新意味着试错,尽管有些明星公开说并不在乎自己在戏中的美丑,但粉丝及观众在意,视觉美感越来越重要的今天,不好看的角色很容易成为劝退观众的利器。

      剧组原本应该是一个整体,各个部门相互协同,每个环节联动打磨,最后呈现出最好的结果。但行活的流程,让许多事情变成完任务。

      前期筹备服装道具、拍摄制定妆容、后期调色、故事走向之间,大方向是合的,小细节是散的。但往往细节,是决定一个剧最终及格或优秀的关键。

      国产剧的一个大毛病是,看到一种滤镜火了,其他剧皆借鉴这种滤镜,也不管故事与滤镜适不适配。

      流行什么用什么,从演员的眉型唇色,到衣着配饰,到给演员打的光,都可以借鉴别人,做成流水线产品,而不是最契合故事内核的个性化作品。

      模仿风行,表面是行业节奏快导致的,内里原因,一是行业二八法则,知名团队拿大多资源,但消化资源精力有限,于是对案头大多活计采用同个处理方式。

      二是造型设计这行在国内起步晚,不论大师级团队,还是小团队,内部都人才紧缺。

      众所周知,要做好古装剧造型,得熟悉相关历史大背景,熟知相关服装史,熟悉各种色彩面料代表的阶级,知道自己所服务的戏里角色的性格,融合一起,是个系统性的工程。

      杨树云对唐朝文化及敦煌文化研究颇深,是中国影视唐文化研究所研究员,所以做《杨贵妃》《武则天》等剧时,才能让周洁、刘晓庆出神入化。

      做《红楼梦》时,有自身的历史美学知识打基础,又有沈从文周汝昌等人做顾问,才有金陵十二钗各有各美的风貌呈现。

      即便做《上错花轿嫁对郎》这种架空轻喜剧,也在丰富的从业经验积累中,取各朝代所长,结合演员长相特点,做出他们职业生涯的形象高光。

      然而内娱的现状是,影视服装设计的人员,很多是从绘画、时装设计、美术设计等其他相关行业转行,或把影视服装设计做副业的,因此他们对影视服装设计行业的了解和认识大多来源于工作之后的实践,缺乏系统性和针对性的专业理论研究。

      化妆师们除了是剧组化妆师,也可以是影楼化妆师,很多人停留在「会」的层面,有样学样容易做到,审美独立却很难。

      而与造型相关的教材与理论专著中,从观赏者或研究者角度做艺术分析的多,研究者本人往往没有参与过实践,很难给出真实全面有实操性的建议。

      当从业人员在专业性和话语权上都处在相对弱势中时,行业节奏和不成文规定又时时鞭打进度,那么,没什么比符合常规的模仿式操作性价比更高。

      电视剧爱用中近景,就把设计重点放在胸部以上的位置。领口、袖口多花功夫,其余部分少费力。

      市场趋势是滤镜越开越大,服装细节就成为被无限忽略的东西。五官因为磨皮变得模糊,人与人之间区别最大的就成了衣服颜色。

      当一个演员因为一种造型饱受好评后,未来就在这种造型的框架里变变颜色当创新。

      简而言之,古装造型消消乐,是前后期里,剧组内外,荧幕上下,收视链路,阴差阳错中的一场合谋。